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春晖的博客...

满网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蜘蛛痴,谁解其中味!

 
 
 

日志

 
 

洗澡~~  

2006-06-13 11:4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洗澡就没什么好写的,特别是在广东,一天不洗几个澡真是难受死,其实洗得再多也没有用,刚洗完你又是一身汗,就恨不得泡在水里站在龙头下别出来了。
 
我今天想说的,是在北京的洗澡,也是我三十几年来第一次在北方的“澡堂”(美名其曰“洗浴中心”)的洗澡。电影《洗澡》我是没怎么看过,若干个镜头吧,不过也太多的电影里有类似的场景,一直我就觉得挺好奇,看上去和南方的桑拿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最大的区别也在于此:男人们赤条条的堆在一处,你帮我搓背我帮你搓背(当然估计女人也是这样,就从未见过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挺不自在。
 
这一个洗澡,确实洗出了南北文化差异,都说广东人开放,实际上北方人才是真正的开放,这种开放是从小就习惯的,就象洗澡。广东人洗澡都是独门独户,自己洗自己的,上桑拿那种开放式的地方,也是习惯在脱衣服的时候就围上大毛巾,甚至就是先围上再脱光的,洗完了赶紧把毛巾围上,绝大多数的广东人都是这样的。如果你在桑拿房里看到有光猪走动,那肯定是北方人。十来年前当我还是个学徒的时候,就听女同学(广东人)讲过去北京培训时,一个月内,每天都是自己最后一个洗澡的,因为她根本不敢和其它同学一起去洗,这和身材无关,纯粹是一个生活习惯问题。
 
所以,我一直对北方的澡堂子很感兴趣,一直想去,却一直有所畏惧,桑拿中心去得是不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直很抗拒北方的洗浴中心。可能在我印象中,那些洗浴中心摆脱不了的是一个大池子一堆男人扎一起相互搓背的场景吧。我来回北京(或北方)十几年了,就是一直没有体验过,终于,我的第一次给了老席。
 
我们老席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听我说没上过北京的洗浴中心,估计是特意还是故意的把我约去了西北三环边上的一家洗浴中心,忘了叫什么名字了,看上去还挺不错的一个地方。他已经进去有段时间了,让我到了自己去洗,他在里面的商务区等我。我这人还没进去呢,脑子先蒙了,就是想不清楚这澡堂子里还有什么商务区?
 
唉,说起来真是让人笑话啊,当我进去的时候就不知道为什么,鞋子先给脱了锁起来,让你穿着拖鞋进去(后来我跟老席探讨过我才明白,全北方都这样,我的解释就是它怕你不埋单走人,所以先把你的鞋子扣下来)。站在衣帽柜前我楞是不知道怎么办,因为在我视线范围内我没看到毛巾!这没毛巾怎么脱啊?或者说脱了怎么办啊?当然,在我视线范围内我看到“无数”的光猪在走动或晃动着,我真是服啊,脑袋上就差点没写个“服”字了,想不清楚他们怎么就可以如此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呢?澡堂里真是另一种人生,高矮肥瘦的男人们,晃动着长短粗细不一的“话儿”,有的隐藏在茂密的森林里,有的深怕别人看不到似的“探头四处张望”。瞬时间我清醒过来,现在的我,恐怕也得和他们一样了?!服务生满脸疑惑的看着我,可能他很奇怪我为什么站着发呆而不脱衣服,终于又提醒我一次:先生请脱衣服。因为他等着帮我锁衣柜呢~~~
 
如果让我在一个女人面前脱衣服,也就是三秒钟。但这样脱得光光的走出去扎在一个男人堆里,就甭提多别扭了。我终于脱光了,在服务生的视线中,我“剥完光猪”走进了一个“广场”,那真是个“广场”,别说我有多土了,我在南方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从来就是脱了衣服直接就进了冲凉房,而在这里,我得在“广场”中寻找冲凉房。可能服务生的引导我已经听不见了,因为我已经沉浸在“那话儿”的清凉感觉中,似乎有风轻轻的吹拂着它,似乎有雾气笼罩着它,它似乎在自由自在无所拘束中“飞”起来了~~~
 
按住,按住,这个时候你要按捺住那自由的感觉,因为你无法在“一柱擎天”的状态中在“广场”漫步。
 
在沐浴间和桑拿房,倒也全世界都是一样的,无非就是打泡泡洗洗澡然后走进去干蒸也罢湿蒸也好,把自己弄得蛮舒服的走出来就是,不同的是你冲完了走出来以及换衣服的时候,会有服务生站在后面帮你擦身子,包括帮你擦大腿及“那话儿”,南方人在这个时候肯定是说“我自己来”。另外,南北二地的区别就是,在南方其实蛮少看到人搓澡的,在北京的澡堂子里却比比皆是,似乎你不搓个澡为什么要来洗浴呀?这个first之后的某一天,我和寒潮、JOEJOE一起又去了另一家洗浴中心时,那哥们就逢洗必搓,那次我和JOEJOE一起站在他旁边看他“被搓”,JOEJOE也是广东人,在澡堂里比我还开放一点,起码他可以很快脱光衣服到处走动,那小孩甚至会比划自己的“那话儿”,然后再去比划一下你的“那话儿”,一较高低长短。可我们也实在受不了看着寒潮同志肥肥胖胖象猪一样的躺在那“案板”上,被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男人翻来翻去的搓弄着,特别是看到他的“那话儿”被人拎着搓来搓去的时候,我和JOEJOE实在受不了了,掉头就跑,据寒潮声称他闭眼再睁眼的功夫,我和JOEJOE就象鬼一样消失了~~
 
我一向鼓励同事要超越自己,事实上我自己也是这样坚持的,比如我不吃香菜,后来我逼着自已一点点尝试,最终我变成喜欢吃香菜的人了。搓澡,我也是要逼着自己去接受去体验的,当然我需要一点勇气,拉上JOEJOE这个也没搓过澡的人一起体验是个最好的选择,我们那天在“艺海”,我帮助他超越了自己,我自己也超越了自己~~~
 
我不知道看这篇文章的人有没有过搓澡的体验,南方人可能就少些,北方人可能就在笑我土老帽了。总之,当我赤条条躺在搓澡床上的时候,真是不知道我怎么有如此的勇气挺着“那话儿”面对着另一个男人。当那个男人往你身上洒水和抹水的时候,我深深体会到了猪的悲哀,唯一不同的只是猪是死了之后被放在案板上分尸的,而我却是活生生的躺在这被人“分尸”!斜眼瞄了一下JOEJOE,我不知道他当时的心情是否如我一般。其实搓澡蛮舒服,不吃猪肉俺也见过猪跑,谁不知道搓澡活血呀,特别是搓背,背部有丰富的神经与血管,背活人活,大脑供血供氧都充足。所以我会躺下来,让一个男人在我全身搓弄,甚至在搓弄中我竟然有种快感在冒升,按捺、按捺,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应该是按捺得住的,我总不能在一个男人的搓弄下在离开天安门广场的洗浴中心里升旗吧?!按捺、按捺,事实证明我的心理素质与排解能力是很强的,也是很简单的事情,想点别的,让自己走走神,也是可以了。
 
终于,那男人的双手慢慢靠近我“那话儿”,从外围到中心,开始了~~~这是我最后的心理防线,脑海中,寒潮的“那话儿”被人拨来拨去,甚至可能拎着晃来晃去的场面不断的涌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晕了我炸了,终于~~~还好,那男人用一块湿布裹着我“那话儿”,往上一拨,轻轻按着安让它贴着我的小腹,帮我搓弄~~~
 
可为什么,寒潮那哥们却是被人空手拨来拨去拎来拎去的呢?
 
说老实话,当时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同性恋的潜质,否则为什么你会在一个男人的搓弄下兴奋呢?还好我还是一个异性恋者,那种兴奋只是归结于正常的生理反应罢了。
 
没有搓过澡的,还真不知道自己那么脏,那师付说我还算不错的了,泥是肯定有的,不算多,JOEJOE搓完第一句话就是“我靠,皮肤滑了好多。”然后恍然大悟的样子几乎就没扯着我叫道“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北方女孩子的皮肤那么白那么滑。”,唉,我看着那小孩,怎么看他也不象安禄山呀,怎么就能说出杨贵妃“滑如塞上酥”的经典之句呢?
 
老席等了我很久了,我们也跑题很久了,原来洗浴中心还真是有传说中的自助餐,男男女女穿着睡衣共食共坐(我跟JOEJOE讲过,如果在北京要看清一个女人的本来面目,就带她去洗浴中心,难道她洗完澡还重新画妆不成?),商务区里竟然还有电脑还能上网,和外面的商务中心没什么区别,至此,我终于明白传说中北京人过生日是去洗浴中心过,谈商务也去洗浴中心谈是为什么了~~光是进洗浴中心时,门口那十个八个象香港小姐那样戴着“后冠”的迎宾小姐齐身弯腰大喝一声“欢迎光临”,你就已经觉得在北京洗澡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了,吓死我们这些南方人了,心想洗个澡而已,要不要这么隆重啊?!
 
感谢老席给了我一个体验的机会,也就这一个月的时间,我已经习惯了洗浴中心,我和JOEJOE可以很大方的在任何“广场”中赤诚相见,我们一起拨完火罐,二个人象二只金钱豹一样的在那广场中游荡~~~
 
洗澡~~ - szspider - 张春晖的博客...
 (这是joejoe拨火罐时我拍的,变成金钱豹前简直就象只乌龟)
 
至此,北方的洗浴中心已经不能让我有什么好奇的了,已经很快习惯并享受着,如果要说有点美中不足,也只有一点的遐想~~~“女生也是如此吗?”
 
 
PS:
文章发表后看到不少回贴,都是过于意断,在此集中解释一下文章大意。就是反应一个南北文化差异,北方人看了一点都不觉得什么,南方人看了也有一番感慨。双方都应该换位思考,多理解和包容,融入就是生活。
 
另外一些词语,比如“光猪”,北方人觉得是侮辱词,其实这是广东口语,广东话里的“剥光猪”就是普通话“脱光衣服”的意思,是一句俏皮话,没有半点贬义,在广东你要会讲这样的口语,大家会觉得你挺有意思。我记得有部电影叫《光猪六壮士》,内地译为《脱衣舞男》,这就是南北文化差异。所以不要妄下决论。文章没有任何贬义,只是描述一个南方人如何适应北方文化。
 
继续名词解释:
 
“那话儿”,请注意,是“话”,不是“活”,“那话儿”一词是白话文用语,一般在古书中是可以见到的。
 
删评论标准:
骂我是猪我很开心,要是来连他母亲在内人身攻击,那我就替他妈教训一下这种败家子,评论是必删无疑的。所以,被删的,心知肚明,别喊什么冤。
 
 
---------
满网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板栗痴,谁解其中味! 
My Email:szsunny@gmail.com
 
 
 
电子杂志|免费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